财新传媒
2016年12月22日 09:34

当务之急是先做好工业2.0和3.0

当务之急是先做好工业2.0和3.0
弯道是不可以超车的,弯道要减速而不能加速。所谓的弯道超车、跨越式发展,都是似是而非的说法。
 
最近一段时间,媒体报道和政府文告上出现很多新名词,如工业4.0、大数据、互联网、物联网、智能化、云计算等等,各种各样的“风”吹来吹去,大家也许有一点迷失方向,不知道自己的企业这样做对不对,是否应该跟上新的发展趋势。
 
实际上,你才是经营企业的专家,官员和媒体是外行。这些说法之所以会对你产生影响,是因为你没有运用理性去进行独立的研究和分析。
 
以现在流行的工业4.0为例,工业4.0是从德国开始讲起,逐渐传到中国,变成了&......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19日 17:02

大炼钢铁和全民炒股(旧文)

1959 年大炼钢铁的场景,至今历历在目。笔者那时还是个不懂事的孩子,跟着大人们到处找废铁,从家里的旧铁锅,到院墙栅栏的残片,悉数搜来,投入砖头泥石搭建的 土高炉中。开炉出铁时,敲锣打鼓,热闹非凡。定睛看去,一团黑紫色渣滓摊卧坑中。“这就是铁!”,不知谁高喊一声,锣鼓声又起,众人抬着自炼的铁,欢欢喜 喜报功去了。
 
当年大炼钢铁是要超英赶美,结果与发达国家的差距不但没有缩小,反而越来越大。1960年,我国的GDP下降了0.3%,1961年再降27.3%。我国的GDP于2005年超过了英国,这是拜改革开放之赐,而不是群众运动的成果。
 
经济建设不能搞群众运动,因......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07日 15:19

奥地利学派的当代意义

【按】近日,“2016年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年会”在北京举行,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教授许小年出席年会并发表主旨演讲。以下为演讲实录:
 
感谢兴元、寿龙专门为我安排时间,讲完了还要赶回去参加学校毕业典礼。
 
我今天讲的是最近一段时间对主流经济学一些思考,对于主流经济学的反思,使我从新古典逐渐转向了奥地利学派的一些思想,我总体的感觉是奥地利学派他们对于市场经济的运作有着更为深刻的理解,比主流经济学有更深刻的理解,这种更为深刻的理解我个人的观察,一个是因为他们更加贴近市场,既是福也是祸,他们没有用数据工具,为什么是祸等会儿我还会讲到。
阅读全文>>
2016年11月28日 16:32

为什么要“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

1929年纽约股市崩盘,无数家庭的积蓄被一扫而光,美国人千夫所指,自然是作恶多端的华尔街,“看那些没有良心的金融大亨!” 惊恐的德国白领则将矛头对准政治上永远不会错的犹太奸商。2008年没有什么不同,金融危机中遭受重创的中产阶级再次占据道德高地,为自己过去的无知与疯狂寻找理性的辩解。总统和议员们假装义愤填膺,抚慰假装无辜受伤的子民,修改游戏规则,用税收的钞票换取他们的选票。
 
剧本和角色都没有变,只是换了舞台和演员,还有为他们敲边鼓的乐队。大戏的精彩不在动情的演出,而在戏说的科学画皮。
 
皮凯蒂拿出长达一个多世纪、涵盖几十个国家的数据,......
阅读全文>>
2016年11月16日 13:30

国企高管缺乏创新动力

【按】第二届“中国制造2025高峰论坛暨中国制造十佳品质评选颁奖盛典”2016年11月13日在北京举行,许小年出席并发言。以下为演讲全文:
 
大家下午好!非常高兴能有机会到这里跟大家做一个关于中国制造交流。最近我也考察了一些制造业的企业,在下面做一些调研,今天讲的一些意见和我的看法都是这些调研之后的结果。
 
制造业困境
 
总体上来讲,我觉得中国制造业经过改革开放近四十年的发展,现在已经形成了配套比较完整、门类比较齐全的一个体系。这个体系应该说是具有一定的国际竞争力,我们的综合加工制造和配套能力,可以和......
阅读全文>>
2016年11月15日 14:18

医疗行业中的市场与政府

文章为2007年旧文。
 
乍听到“医疗的市场化改革过了头”的说法,不免诧异。将老百姓的看病难归咎于市场,提出重回政府主导的道路,更是令人费解。市场配置资源的效率比政府高,这是一条经济学的基本原理,我国近三十年的市场化改革成就也令人信服地证明了这一点。如果市场可以很好地解决柴米油盐的供给问题,不知为何到医疗行业中就不灵了,阿司匹林和大米究竟有什么不同,非要政府来主导?
 
食品与医疗均为关系民生的大事,从数量上看,食品的重要性远大于医疗。2006年食品占城镇家庭开支的36%,药品及医疗服务只占7%。医疗和食品都有很强的需求刚性,价格高也罢低也罢......
阅读全文>>
2016年11月06日 09:54

回归经济增长本源

01  对宏观政策预期不要太高
 
大家上午好!非常高兴到这里来跟大家介绍关于经济政策和经济制度改革的话题,这一节本来是讲全球视野下的中国经济,是讲宏观的,但是由于我做了几十年的宏观研究,现在终于发现做宏观研究没什么用,最近两三年我把时间和精力更多地用在微观经济的研究上。
 
我对宏观经济研究得越多,就越对它感到失望,以至于现在怀疑在经济学科中是否需要宏观经济学,我建议在中欧商学院取消这门课。做企业的、做微观的可能会感到赞同。也许我的路子走得不对,但是我觉得还是值得尝试的,宏观分析实在意义不太大。
 
如果说它还有什......
阅读全文>>
2016年10月29日 10:01

互联网思维、共享经济和弯道超车都是误导性概念

互联网思维、共享经济和弯道超车都是误导性概念
【按】2016年10月28日,由达晨创投主办的“达晨2016年经济论坛”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举行,此次论坛主题为“大变局时代的产业机遇”。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与金融学教授许小年在会上做了演讲,下文为演讲的主要内容(有删减)。
大家上午好。
 
非常高兴到这里和大家做一个交流,我今天讲的内容分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宏观经济,后一部分是微观经济。
 
总的来说,宏观经济没什么戏,但是微观层面大有希望。
 
为什么是L型增长?
 
我先说一下L型增长的由来。今年的5月份,人民日报......
阅读全文>>
2016年10月11日 09:34

成功的改革和失败的改革

中国几千年的历史是改革与革命不断交替的历史。我们当前所处的改革时代从1978年算起,已经有三十多年了,今后怎么走,企业界、学界、民间社会上都感觉有点迷失,好像找不到方向。我跟大家一样,在困惑中试图寻找方向,于是就去读历史。历史虽然不会重复,如同一句流行语所讲的,却“有惊人的相似之处”,忘记了历史,就容易迷失在当下。

1.历代改革成败

纵观历史,中国的改革事业绵延不断,从战国时期商鞅和秦孝公的变法,一直到当代邓小平领导的改革开放。

商鞅于公元前356年和前350年两次大规模的变法,为秦国崛起成为战国时期的霸主,乃至后来统一中国奠定了基础。商鞅之后有西汉末年王莽的托古改制,大约......

阅读全文>>
2016年10月08日 14:52

彼得·德鲁克:创新何需高科技

彼得·德鲁克:创新何需高科技

现在很多企业关心同时也感到困惑的一个问题就是创新。创新,不仅仅是中国经济也是企业渡过目前L-型难关的最关键一环。但是对于创新的理解各有不同,有人说不创新是等死,创新是找死;有人说创新要有高科技,我们不懂高科技怎么创新?对于创新,存在着各种各样的理解和认识。

创新何需高科技

在这里给大家介绍一本老书,彼得·德鲁克写的《创新和企业家精神》,他的这本书里系统地讲述了什么是创新、创新的重要性以及如何进行创新,书中最大的亮点就是打破了一个神话——只有高科技才能创新的神话,德鲁克列举了多个案例,说明高科技才能创新的观点并不符合实际。

德鲁克首先......

阅读全文>>
2016年09月23日 14:22

中国经济学界不缺理论不缺数据缺常识

在多年的研究和教学中我感觉到,目前经济学界不缺理论也不缺数据,缺的是常识;政策制定部门也不缺建议和谋士,缺的同样是常识。

学界和政策制定部门缺少哪些常识呢?我想列出这样几项。

学界缺少四大常识

1.中央银行印钞票不能创造价值

印钞票仅仅转移价值,仅仅是价值在债权人和债务人之间的转移,仅仅是价值在政府和私人部门之间的转移。如果印钞票能解决经济问题,这个世界上根本不会有经济问题,因为印钞票是最简单的、成本几乎等于零的一项政策措施。

2.财政部门不创造价值

财政的收入来自于企业和个人,财税政策仅仅是财富的重新分配,是财富在父辈和子孙之间的重新分配,是财富在国有和民......

阅读全文>>
2016年09月21日 09:28

信贷集中度前所未有 房价危险

时代周报:近年经济下行压力大,今年一季度的经济指标有所好转,下行压力似乎有所减轻,你对当前经济形势,如何判断?

许小年:今年前几个月经济暂时好转,这是实施传统凯恩斯主义政策的结果,增加货币、信贷投放,政府上马投资项目,经济似乎企稳,但这只是一种无法持续的表象。

5月份,有关部门发布权威讲话,扩张性政策的势头得到抑制,但是从六七月份到八月份的数据来看,讲话的精神并没有得到认真的落实。

时代周报:近段时间,全国各地地王频出。人们预估楼价会继续疯涨,纷纷入市。房地产的盛宴会把中国社会带向何方呢?

许小年:货币和信贷的投放,大多进入了房地产市场,实体经济依然不景气。从数据上看......

阅读全文>>
2016年09月19日 14:35

房价为何还会涨?

文章为2010年3月旧文。

房价上涨的原因很简单,需求大于供给,或者供给小于需求。

影响需求的有长期因素,例如城镇化、婚龄人口的增加、收入的提高。城镇化和人口的变化缓慢,收入的增长大致与GDP同步,即每年8%到10%,这三个长期因素都很重要,但不能解释房价在短期内的暴涨。

决定需求的短期因素中,最重要的是货币供应。2009年广义货币M2增加了27.7%,同年名义GDP仅增长6.7%。用通俗但并不严格的话讲,实体经济不需要那么多钱,多余的20个百分点的钱去哪里了?楼市和股市。就像给病人输血,一旦超过了身体的需要,必然会在脸上、腿上、臀上鼓起包来,经济学上称为“泡沫”。

多余的钱主要通过贷款进......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28日 09:20

资源整合才是竞争力


我今天演讲的题目叫“面对现实,回归常识”,主要是我对宏观经济的一些判断和感觉,以及在这样的经济形势下,企业应该如何去应对。为什么叫做面对现实,现实到底是什么?
 
中国经济将进入中低速增长期
 
我相信各位都已经感觉到,每天都是在市场在打拼,每天都要思考自己企业的经营问题,现实是比较严峻的,中国进入了一个新的常态,这个新的常态,各方面有不同的理解,我个人看法是在新的常态下,中国经济将进入一个中低速增长的时期。
 
这个中低速到底是多少?到底是7还是6,或者是5,这个我不好说。因为我们的统计数据和我们在微观层面上的观察有比较大的出......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10日 21:10

两个中国模式

两个中国模式

改革开放近四十年,中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取得了经济发展的多项成就,其中长期的高速经济增长格外引人注目。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为了应对金融风暴的冲击,中国政府于2009年启动了“四万亿刺激计划”。在前所未有的......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06日 21:39

中国模式失灵了吗?

近两年来,世界经济复苏显著,中国经济却表现乏力并连连暴露出严重问题。中国模式失灵了吗?
一、什么是“中国模式”?
改革开放近四十年,中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其中,中国经济因为长期高增速而格外引人注目。2007年金融危机爆发,为了应对金融风暴的冲击,中国政府于2008年启动了“四万亿计划”。
在这项计划的刺激下,中国在全世界的普遍经济衰退中“风景这边独好”,并且起到了带动世界经济的火车头作用。
在西方观察者眼......
阅读全文>>
2015年12月25日 11:54

缩量震荡将迎红周一

昨天提到目前大盘k线形态良好,支持继续上涨,市场只要恢复到4000亿的交投水平,大盘就会继续上涨,但考虑到时值岁末的特殊时间点,若元旦前夕市场持续交投清淡,令成交不能恢复到活跃水平,则再次上涨就要等到元旦之后了。就目前盘面来看,笔者认为将再次上涨放到元旦之后未尝不是一个好的节奏,若节前以震荡市收官,则节后有望出现猛烈的上涨。
 
以早盘走势来看,大盘基本维持红盘震荡格局,临收盘一度打绿,成交量继续大幅萎缩。从分时走势上来看,早盘市场实际运行在对应3684点新高之后的回落的昨日午后开始的回升过程中,需......
阅读全文>>
2015年12月25日 02:09

看到中国经济的希望

看到中国经济的希望

秋天随企业家代表团访问德国,在两个会议上听到同样的消息:今年中国企业在德收购案个数创历史新高,虽然金额数量仍远低于德国企业在华投资。据德方分析,收购的意图一为获取技术,二是进入欧洲市场。

近期和国内企业交流,也感觉到企业的关注点正从宏观政策转向了微观的技术与创新。制造业急欲了解“工业4.0”的内容,尽管到目前为止,口号的发布者——德国也未向世人展示值得参考的具体细节。焦虑和求变的气氛不只存在于制造业,房地产商在千方百计地去库存,开......

阅读全文>>
2015年12月24日 11:45

早盘回落应如何看待

昨天提到,对于昨天新高之后的走势,从量能角度来看,大盘还有进一步放量的能力。看一下k线,从分时走势上可以很清晰的看出,虽然午后新高后出现回落,但大盘震荡上涨形态依然保持良好,只是由于尾市低收,因此明日还有小幅下探,回撤五日均线,目前位于3617点的要求。
 
以早盘走势来看,大盘出现回落,对于早盘的回落应如何看待是目前投资者最为关心的问题,对照昨天分析,大家清楚早盘的回落是对应昨日尾市回落的延续,也就是说早盘市场依然处在昨天新高之后的回落过程中。
阅读全文>>
2015年12月24日 07:01

为什么要强调供给侧?

关于供给侧的领导讲话刚一落音,“媒体经济学家”(笔者也很荣幸地被朋友归入此类)便以特有的中国速度接二连三地推出雄文,“供给经济学”立即成为蹿红网络的高频词汇。其实,正像不存在“需求经济学”一样,“供给经济学”(Supply-side Economics)从来就没有、今后也不可能成为经济学的一个独立分支。供给和需求是经济分析中不可拆分的一对,分隔两者如同分隔电池的正、负极一样荒唐。媒体通俗语言所讲的“供给经济学”流行于......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