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许小年 > 从资本积累到技术创新:转折点上的经济和企业

从资本积累到技术创新:转折点上的经济和企业

谈经济增长
K增长已经结束 单纯依靠资本积累无法持续驱动增长
 
首先介绍一下我们的分析框架,这是一个数学等式,一个生产函数,表达了国家经济或企业投入与产出之间的关系。
 
 
Y代表产出,用这个公式描述国家经济时Y是GDP,描述企业时Y就是企业的产出或销售。GDP由右边这些因素决定,A是经济技术水平,K是资本存量,L是劳动存量。β是一个经验参数,有一个很好的解释——β是资本收入占国民收入的比重。
 
现在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们有理由对过去三十多年改革开放所取得的经济发展成就感到骄傲,但另一方面也要看到,对一国国民来说,重要的不是它的经济体量有多大,而是人均GDP、人均收入。我们发展经济的终极目标不是在世界上排老大还是排老二,而是提高民众的生活水平。提高民众的生活水平用什么来衡量?用总量来衡量没有太大意义,要用人均GDP衡量,因此我们把上面的公式做一下变换,表达为人均GDP,就得到了第二个公式:
 
 
Y除以L(劳动力存量/人口总量)是人均GDP,取决于技术水平和人均资本拥有量。我国现在人均GDP接近1万美元,进入中等发达国家行列,但与发达国家还有相当距离。美国去年人均GDP是5万美元,我们的人均GDP仅仅是美国的1/5。也就是说中国经济发展潜力并没有被穷尽,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驱动一个国家经济增长、一个企业人均产值提高有两个途径,我们因此把增长分为两个类型:
 
 
这两种增长模式最关键的区别是什么?区别在于K增长无法持续,而A增长可以持续。为什么单纯依靠资本积累无法持续驱动国家经济的增长,无法持续支持企业扩张?因为一个逃不脱的规律——“资本边际收益递减”,也就是在其他所有条件不变的情况下,资本积累的增加可以提高产出,但是每单位新增资本带来的新增产出会不断下降。
 
想象一下,如果农民有一块地,刀耕火种,这块地的产量是多少?如果增加资本投入,给他一台拖拉机,可以想象带来效果是多大,这就是通过资本积累推动产出。再想象一下,给他第二台拖拉机,效果怎么样?明显下降。再给他第三台拖拉机,基本上就没效果了。
 
当资本边际收益递减等于0的时候,再投资经济也不增长,企业再扩大规模也没有效益了。所以我们国家经济目前的状况问题在哪里?不在于需求不足,需求不足是个伪命题,需求哪有不足的时候?中产阶级和老百姓、农民工的需求足得很,问题是没钱。多发点钱?对不起,发的钱都到不了他那儿,钱都发到了那些资本边际收益等于0的地方,这有什么用?中国经济经过多年的投资扩张,K已经大到边际收益等于0甚至等于负数,于是经济风险就出来了。
 
我们可以间接用一些统计数字说明资本边际收益递减。下图中可以看出2016年三季度之前的PPI(生产者价格指数)增长率全是负的,也就是工业企业产品的绝对价格在下降。
 
 
为什么?因为供大于求,企业产品卖不出去,只好在市场上降价求售。换言之这个曲线背后是过剩产能,生产出来的产品已经超过了由收入决定的社会供应,因此价格不断下降。如果企业不能同幅度压缩成本的话,利润就会受到挤压,也就是企业收益递减。这张图可以间接证明中国制造业已经进入了边际收益递减的时代。
 
最后出现的增长率反弹是怎么回事呢?我们看其他的宏观数据。在下面这张图上,蓝线是生产价格指数,红线M1是货币供应,也就是流通中的现钞+活期存款。
 
 
我把M1往前挪了6个月,所以这两个关系不是当期的关系,是滞后了6个月,可以看出两者是高度正相关。2016年开始M1大幅上升,所以造成PPI大幅上升,最近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上涨和货币供应有很大关系。因为货币和信贷没有进入实体经济,而是跑进了资产市场,15年是股票,16年是房地产,政府一调控,游资又进了期货,期货炒起来带动了现货原材料价格上涨,游资到处跑,生产并没有恢复。
 
2016年5月份,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权威人士的访谈录,说中国经济未来的走势既不是U型,也不是V型,而是L型——长期在底部徘徊的低增长状况。我支持这个观点。不要以为这是U型,NO,仅仅是因为货币供应成U型带动其他上来了,能持续吗?不可能。从上图可以判断,中国经济并未企稳,而且L型下边的尾巴会很长,这个冬天会很长,各位要做好准备。
 
谈供给侧
企业在供给侧 供给侧改革的关键是提高企业效率
 
我认为K增长已经结束了,这一点中央政府已经有了明确表述,那就是转向供给侧,这毫无疑问是正确的。因为投资是拉不动消费的,因为消费取决于收入。而A增长是依靠技术水平,技术水平由谁决定?由企业决定,企业在哪一侧?企业在供给侧。因此转向供给侧的含义,是把中国经济的增长动力从政府拉动需求转向企业提高效率,供给侧改革政策一切都应围绕着提高企业的效率。
 
从应然的角度来看,供给侧的具体政策应该有哪些?首先应是尽快采取措施消除投资拉动增长模式所积累的系统性风险,第二步才是搞活企业。因为系统风险不消除,企业无法在健康的环境中运作。
 
系统性风险有三方面,首要是过剩产能风险。由于过剩产能的存在,价格不断下降,挤压了企业的利润率,导致企业倒闭,进而会造成失业。所以过剩产能是中国经济的一大隐患,必须清除。
 
第二大风险是债务风险。中国经济负债率在金融危机以来迅速提高,这是国际清算银行(BIS)给出的中国非金融机构负债率(非金融机构负债/GDP),在金融危机之前是160%,到2015年二季度已经上升到240%,到2016年达到了260%。也就是金融危机以来我国经济总体负债率增加了100个百分点。
 
债务会带来什么样的风险?资金链、现金流风险。负债越高,企业的现金流出越大,而且现金流出是稳定的,和经营状态无关,经营好也要还本付息,经营差照样一分钱不能少。所以企业负债率太高,金融风险会迅速上升。
 
美国为什么爆发金融危机,根本就是家庭负债太高,现金流出大于现金流入,怎么办?破产,银行把房子收走拿到市场上拍卖,大家全都在拍卖房子,房地产崩盘,随后以这些按揭贷款做成的债券价格暴跌,于是触发了全球金融危机。所以美国金融危机归根结底是美国家庭负债超过了现金流可以支撑的范围。
 
企业、地方政府违约变成银行坏账,造成第三大风险点:银行的资产质量。必须要花一些力气把银行坏账清理掉。
 
中央提出去产能、去杠杆、去库存的“三去”任务,我认为是对的,但看起来实际执行过程令人失望。
 
去产能就必须要关闭落后产能,但是现在不是关闭落后产能,而是救助落后产能,特别是国有企业。国有企业亏损但不关门,经营不下去就合并,问题是合并起来资本收益率能提高吗?产能还在转,而且由于在生死边缘挣扎,产品价值是最低的。
 
去库存,我们都知道企业去库存的办法是降价,但我们现在去库存是涨价。你看房子涨成什么样,结果是给房地产商送去房价不会低的信号,这一个地王、那一个地王,继续开发,结果库存上升。哪有涨价去库存的呢?
 
去杠杆,我们现在不是去杠杆,而是转移杠杆,把企业和地方政府的杠杆转移到居民部门、转民到老百姓身上。通过什么方式转移?卖房,鼓励按揭,鼓励买房,房价上涨,地方政府获益,地方政府拿着卖地的钱降杠杆,杠杆转到哪里去了?还是老百姓身上。
 
我认为转到供给侧应该认认真真地采取措施,把过去面向需求政策所积累的系统性风险尽快化解和消除,这样国家经济才能恢复健康,企业才能正常经营。
这里我提四点建议:
 
第一是全面减税。
 
第二是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的要求,推进市场化改革,缩小国有企业、国有经济的规模,让市场在配置资源中发挥决定性的作用。
 
第三是放松和解除管制,创造新的投资机会。比如医疗行业,严重供不应求,就是进不去,为什么?因为行政垄断。
 
第四,推进司法改革。司法改革目的是要提高政策的公信力,法治国家的法律体系是支撑社会的重要基石。
 
如果供给侧没有实质性的变化,展望未来,可能更多企业发生经营困难,地方政府出现债务违约,人民币继续贬值,但不会崩盘,股票市场的基本面继续恶化,房地产市场短期的繁荣难以维持。
 
谈创新
转型不是转行 在自己的行业里照样可以创新
 
资本积累拉动需求这条路已经走不下去了,以后要靠技术创新。关于创新,给大家推荐两个人。一个是1930年代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熊彼特,他对创新有很多独特精辟的见解。熊彼特对“创新”的定义是既有新产品、新技术、新服务,也有新的商业模式,同时也包括了新的组织方式,包括新的市场,新的供应来源等等。
 
另一个是德鲁克,他1980年代写的《创新与企业家精神》到今天也没有过时,甚至比现在流行的创新书写得都好。德鲁克讲创新不需要高科技,他在书里分析美国80年代的创新企业,只有1/4来自高科技,3/4都在传统行业,得出的结论是创新不需要高科技,在自己的领域里照样可以创新。
 
德鲁克提到了两个案例:一个是麦当劳,创造了一个全新的行业——快餐业,麦当劳创始人一开始是卖冰淇淋制作机的,发现加州一家快餐店每年订购机器最多,就跑去看,这是一家做汉堡包的餐馆,用工业流水线的方法实现汉堡包的制作标准化、工业化,以前一个客户进来要等半个小时,现在5分钟拎着就走,人来人往,川流不息。他马上把快餐店买下来,一个个开分店,于是有了麦当劳。这个过程里没有高科技,但是是伟大的创新。
 
集装箱也是了不起的创新,在没有集装箱之前港口都是散装。二战之后世界经济恢复,世界贸易繁荣,全世界港口拥堵。集装箱有什么好处?装卸不在港口而在企业,一个箱子先装好再拉到港口,港口只吊集装箱,一下就缓解了港口的拥挤,提高了海运的效率。集装箱铁皮做的,有什么高科技?只不过把这个操作流程进行了创新。
 
这是德鲁克讲的两个创新。最近我在跑企业,发现有的企业对转型有一个误解,就是把转型理解为转行,这样的转型是找死。为什么?因为你对新行业人生地不熟,行业中间的诀窍在什么地方都不清楚,你进去向人家挑战不是找死吗?但如果在自己熟悉的行业里转型,未必有这样的问题。所以我想破除一个误解:转型不等于转行,你在自己的行业仍然有巨大潜力。专注一行,长期坚持下去,这也是德鲁克在这本书里告诉我们的经验。
 
下面讲一下传统行业的潜力以及传统行业的创新,仅限于我看到的企业。比如华为联手莱卡开发摄像头技术,销售渠道都是传统的,但手机出货量已经超过了曾经显赫一时的小米。所以不是说传统行业没有希望,传统行业希望大。服装行业多传统啊,各位知道世界首富是谁吗?ZARA老板,亚洲首富是优衣库的老板,都在传统行业,照样做得很好。
 
ZARA的创新特点是快,用快速迭代更新的、大众可以消费起的时装作为商业模式的核心,快速向市场推出新款式、新设计,最后老板做成世界首富。中国很多服装业现在都陷入困境,因为商业模式不能适应市场的需求。过去一年开一次订购会发布明年的款式,今天的小青年谁能等一年? 当然ZARA这种模式一直的心病是解决不了库存。国内互联网公司唯品会做得很好,现在又向其他领域扩张,我是建议他们就做存货。
转型需要专注执着的笨人,聪明人干不了这事,因为要抛弃机会主义的习惯,不再去寻找政策风口或者商业风口,踏踏实实把自己的基础技术和基本产品做好。现在转型困难是因为过去长期习惯于套利交易式的企业经营方法。从交易套利式的商人转向以创新为主的企业家,最大的挑战是心态上不能急功近利,而要厚积薄发。
 
比如苹果把生态圈做起来,坐着收钱就可以了,但为什么国内互联网公司生态圈怎么也做不起来?因为生态圈是没有办法靠补贴做出来的,消费习惯是产品和技术培养出来的。你买苹果手机就得进入他的系统下载他的软件,就是他生态圈里的一分子。如果手机做得其烂无比,APP一下载就黑屏,人家还进你的生态圈吗?早就跑了。所以只有产品和技术升级才能维持住生态圈,要靠给客户创造价值,而不是搞营销搞噱头。
 
当然创新也需要独立思考问题的能力,做别人没做过的事,做自己没有做过的事,做出来而且被市场接受了,这就叫创新。企业经常抱怨经营环境不好,这些抱怨我能理解,我也在尽可能的范围内呼吁政府改善企业经营环境,但不要怀着一种怨妇的心情,大家同样面临严峻的环境,你就看怎么比你的对手做得好就可以。
 
本文根据许小年教授在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新年论坛上的演讲整理而成,有删节。
推荐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