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许小年 > 许小年:发展经济不能揠苗助长

许小年:发展经济不能揠苗助长

新京报:你对未来经济的预期偏乐观还是偏悲观?

笔者:我既不乐观也不悲观。

新京报:你说2010年经济会二次探底?

笔者:这是原话。

新京报:那这就是一个悲观的预测。

笔者:那也不一定。

新京报:你的意思是探底之后会找到新的增长点?

笔者:很难找到。

新京报:你是怎样看待在经济运行的时候,市场和政府之间行为的界定呢?

笔者:在市场经济中,从法理的角度讲,从经济学原理的角度讲,政府不能随意干预价格。有社会公平的问题在里面,有经济学的资源配置效率问题在里面。不管什么经济学派,没有一派说市场经济可以不要政府,没有一派说这个话。但政府对经济的干预,要符合两条原则:第一条原则就是在经济学上要站得住脚,政府对经济的干预有助于提高市场配置资源的效率,这是第一原则;第二,在这个原则建立起来以后,必须要符合法律程序,因为政府任何对经济的干预都涉及利益的重新分配。而利益的重新分配不能是政府说了算,必须由全体公民根据事先决定好的程序来向前推进。所以这两个原则在政府干预经济的时候必须要坚持。

CPI和GDP需要挤水分

新京报:很多人说下一个五年中国经济增长速度要下调,可能会到7%到7.5%的这个幅度,你认同吗?

笔者:经济速度没必要制定目标。

新京报:那你认为中国经济增长目标应怎样制定?

笔者:客观上的运行我也不太清楚,会比过去慢一点。如果再快一些的话,中国的经济要出事儿的。我们现在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叫“跨越式增长”,实际上我们古人早就说过,那就是揠苗助长。揠苗助长的后果是什么,大家都知道。揠苗助长的逻辑是什么,大家都知道。

新京报:你怎样看待目前的GDP和CPI?

笔者:CPI和GDP都需要挤水分。

新京报:你判断的依据是什么?

笔者:弗里德曼说“通货膨胀归根结底是个货币现象”,我找出狭义货币M1逐月变化的数据,和当月CPI做对比。M1的变动很好地解释了CPI通胀率,尽管影响不是当期的,而是滞后六个月。换句话讲,这个月的CPI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取决于六个月前的M1。两者的变化趋势吻合。但到了去年年底,M1的增长接近40%,而今年6月份的CPI只增加了2.9%。这只有两种可能:通胀不再与货币相关,或者CPI被低估了。

尊重民间的智慧是大智慧

新京报:你曾说很喜欢去农村调研。

笔者:我每次去农村都有新的收获。两年前我去了一次,我看到农民自动地组成合作社,非常高兴。我去的湖南,去了以后我说我就看你们农村的合作社,我把他们社里的社长找来,把他们的出纳找来。我很有收获,这种民间自发组织起来进行资源的重新配置,非常好。而且他们解决了很多社会问题,他们自己把社会福利解决了一部分。凡是加入他们农社的人,残疾人,每个月发十块钱。你看上去觉得这十块钱好像是杯水车薪,但是这十块钱对于这合作社心理的凝聚力产生了非常显著的作用。

新京报:他们这样不就是自己又探索出一条新路来?

笔者:让他们自己弄呗,所以我老说,为什么邓小平是个伟人?邓小平从来不自作聪明,他认为民间有智慧,所以他尊重民间的智慧,这是大智慧,这是真正的大智慧。

解决财政问题在于约束政府

新京报:有人说造成房价暴涨的原因之一是土地财政,而根子就是因为当年的分税制,你认为呢?

笔者:不是,根本不是那么回事。财政问题你要看入,要看出。财政分税制做的时候是可以的,但是后来因为地方政府的开支迅速膨胀,财政这点钱就不够用了,膨胀在什么地方?第一交政绩工程,膨胀得厉害。第二冗员。增加了多少人哪,吃饭要吃多少?

我到所谓的一个贫困县去,他们让我去讲课。去了以后一进门,三大桌子酒席,中华烟、茅台伺候,我都晕了,我说这哪是贫困县啊?这是我亲身经历的。县城里最豪华、堂皇的一座楼,是县政府,二十多层楼,满满当当,全是人。你说养那些人,县财政都不够。

■ 猜想2011

每个 礼拜要摸一下《红楼梦》,读《红楼梦》就像看一幅画一样,就喜欢,就好。

Q:你认为明年中国经济是否会出现明显的通货膨胀情况?

A:根据M1和CPI的关系推算,今年二季度真实的通胀率应该是9%左右。通胀的原因是货币政策导致的。我们在过去几年中,货币发行量增速每年都是百分之十几,百分之二十多,都明显地高于名义GDP的增长速度。

Q:那该如何应对通胀的出现?

A:我赞成人民币升值,同时提高利率。现在实际上是负利率,老百姓存钱越多损失越大。老百姓是非常理性的,你不能够把老百姓理性的保值活动都说成是投机。他一看钱放在银行天天有损失,就把钱拿出来买房子、买黄金,资金在市场上,炒大蒜、炒绿豆、炒生姜,这都是负利率的体现。

解决这个问题,就要紧缩银根,把利率要加上去。我们已经注意到从今年年初开始,货币供应的增长率在逐渐下降,但是这还不够,还需要把利率提上去,让老百姓在银行里存钱不是赔钱,多多少少能赚一点。

Q:如果明年有一次长假旅行的机会,你计划去哪里?

A:没计划。我这人不是计划主义者。

Q:有没有外出考察的打算呢?

A:我讲课,没有什么很正式的考察,讲课的时候碰到学生的公司请我去看看,我就去看看。天天都在考察。我应该到农村去看看了,我已经有两三年没到农村了。我每次到农村去都特有收获。

Q:做什么事会让你感觉到真正的快乐?

A:读《红楼梦》。我经常每个礼拜要摸一下《红楼梦》。

Q:会不会有兴趣写一本《解读红楼梦》什么的?

A:没有。读《红楼梦》就像看一幅画一样,就喜欢,就好。那个文字读了以后就觉得很高兴。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