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7年05月07日 11:21

许小年:中国已经掉入了中等收入陷阱

许小年:中国已经掉入了中等收入陷阱

5月5日,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和金融学教授许小年在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智库报告厅发表演讲,主题为转折点上的中国经济。许小年就中国经济转型及企业经营模式转型问题展开深入探讨,认为中国的经济增长需从资本积累转型到创新驱动。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张思平理事长主持活动并致辞。

许小年观点摘要: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25日 15:13

谁才是房价暴涨的幕后推手

“2017中国绿公司年会”于4月22日-24日在郑州举行。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与金融学教授许小年发表演讲,以下为发言实录:
 
房产泡沫的原因是土地供给不足、货币超发
 
脱实向虚,这个和国家的政策有很大的关系。
 
资金它是逐利的,老百姓的钱它是逐利的。哪里能赚到它,它就往哪里去,因此你不能责备企业,你也不能责备老百姓,把钱都投向了金融的行业去炒资产,去炒股票,炒房产,而不进入实体经济。
 
实体经济缺乏投资机会,特别是缺乏能赚钱的投资机会。这也是为什么刚才我呼吁要解除管制,要开放,要解除......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25日 09:28

供给侧效率的制度保障

“2017中国绿公司年会”于4月22日-24日在郑州举行。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与金融学教授许小年发表演讲,以下为发言实录:
 
各位企业家朋友大家上午好!我今天讲刚才刘总讲了,我今天讲的题目是《供给侧效率的制度保障》,供给侧结构改革的概念是2015年11月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由习近平主席提出了供给侧结构改革的概念,连同早些时间经济新常态的提法,我认为这标志着在政策方向上的重大调整,这个是过去30年来我认为是一个非常重大的政策调整。它宣誓了执行了多年以拉动内需为宗旨的扩张性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将告一段落,经济增长将更多地依赖供给侧的改革所产生的效益。
 
......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07日 09:17

探究小微金融

在美国纽约念书时,我就开始关注小微金融,当时给教授翻译了一份材料,介绍温州地下钱庄,包括组织情况、融资及资金的使用。后来,去温州地区调研,找了两家钱庄,其中有一家是泰隆银行,调研过程中惊讶于钱庄对经济发展起到的作用,深感民间金融机构的缺乏。调查的过程理论与实践相结合,普及相关知识,钱庄领会得非常快,虽然不懂专业术语,但是在实操中有所感悟。我询问他们在小贷过程中没有抵押品,如何防范违约和违约损失,金融理论上讲叫信息不对称。对方表示,不存在信息不对称,我们对客户底细了解非常清楚。我说,那你获取信息同时也需要成本。对方恍然大悟,开始思考如何降低信息使用成本。
 
90年代......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27日 16:29

捅破房地产的那层窗户纸

此文系旧文。
 
房价问题,是一个综合的经济问题,需要全盘考虑。
 
第一,政府为什么拼命印钞票?归根结底还是美国在印。美国拼命量化宽松,如果中国不印,就是傻子。所以中国明知道印多了钞票会通货膨胀,也要拼命印,而且印的比美国更厉害。
 
第二,多印的人民币怎么办?美金是全球硬通货,多印了,全世界人民帮着一起稀释,一起承担美国的通货膨胀,这叫通货输出。中国也想学美国,让人民币变成硬通货,或者有限范围比如东亚的硬通货,可惜美国绝对不会同意,因此,多印的人民币只有一条路:在国内通货膨胀。
 
第三,......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16日 09:16

都是斯密的孩子

1976年弗里德曼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时,记者问他谁是本世纪最伟大的经济学家,弗里德曼不假思索地答道:“约翰·梅纳德·凯恩斯。” 
 
一个从不隐瞒自己观点的学者,在事业的峰巅向学术对手致以崇高的敬意。这敬意并非佯作大度,与谦虚和礼貌也没有任何关系,弗里德曼对凯恩斯经济学的批 判是众所周知的。正是这一批判将经济学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毫不夸张地说,没有凯恩斯就没有弗里德曼。 
 
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横扫西方世界,主流的古典经济学一筹莫展,它既无法解释萧条的产生,也不能提供有效的政策建议。凯恩斯大胆抛......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06日 17:52

从资本积累到技术创新

3月5日,在天鹰资本2016年会上,许小年发表主题演讲,以下是演讲全文:
 
大家好,非常高兴到这里来跟大家做一个交流,我今天把宏观和微观一起讲,放在一个框架之下,也许会有新的发现。
 
去年5月份人民日报发表权威人士看法,他认为中国经济未来的走势是L型的。我们也看到生产价格指数(PPI)在去年的4季度之前,连续50多个月、4年多不增长,基本符合L型经济形态。但在2016年三季度后,PPI、铁路货运等指数实现微微上扬,是不是预示中国经济形势将从L型走向U型形态?
 
我认为国内经济L型经济态势会在3-5年内保持不变。近期指数的微微上调的原因是,一......
阅读全文>>
2017年02月10日 09:32

实体经济才是中国资本市场最大的泡沫

实体经济才是中国资本市场最大的泡沫
讲创新和互联网,我想还是从宏观经济谈起。为什么在这时候提创新的问题?因为中国经济走到了今天,不靠创新,已经走不下去了。大家看,在过去的一两年里的宏观数据,经济的增长速度是在不断地放慢。虽然统计出来今年一季度、二季度的GDP全是7%,但电力的指标、运输货运量的增长率和企业的层面等各方面的情况都很清楚地告诉我们,经济正在滑入衰退。
 
为什么会衰退?因为经过了多年的高速增长,经济内部所积累下的结构性问题到现在已经捂盖不住了,必须要由某种方式表现出来。表现在宏观上,增长速度放慢;在微观上,企业经营越来越困难。
 
最大的泡沫是实体经济
&nbsp......
阅读全文>>
2017年02月03日 14:23

从来没有什么救世主

真正的悲剧还没有上演
 
希腊“破产”了,没事,还有欧洲诸国可以救援;欧洲“破产”了,没事,还有美国可以救援;美国“破产”了,没事,还有中国可以救援;中国“破产”了,没事,我们还有上帝……我们应该感到欣慰,在这一条传导链上,中国处在最后一环; 但也可能感到绝望,因为俺们一旦“出事”,只有上帝能够拯救……
 
2008年至今,刚刚好三个年头,2009年全面复苏,2010年欧债危机愈演愈烈,2011年美债面临爆顶,2012年不用猜,你知道我在预言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难道这一定是......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26日 08:47

民族创造力需要自由发展空间

政府在产业升级上应该起什么作用,这是中国面临瓶颈的一个主要因素。中国的经济改革走到现在,如何实现产业转型升级,从制造经济走向创新经济,现在存在着不同的观点和做法。
 
第一,政府应该做的是产权保护,特别是知识产权保护。
 
没有知识产权保护,创新、研发的投资很难完全收回。如果到处都是假货,前期的研发投资就等于打了水漂。所以我们看到,哪个国家的知识产权保护做得越好,哪个国家的创新就越好。
 
要保护知识产权,首先要保护一般产权。如果一国这些创新的主体——企业家,手里拿着外国护照随时准备海外移民,他就不会有长期......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24日 14:23

从资本积累到技术创新:转折点上的经济和企业

从资本积累到技术创新:转折点上的经济和企业
谈经济增长
K增长已经结束 单纯依靠资本积累无法持续驱动增长
 
首先介绍一下我们的分析框架,这是一个数学等式,一个生产函数,表达了国家经济或企业投入与产出之间的关系。
 
 
Y代表产出,用这个公式描述国家经济时Y是GDP,描述企业时Y就是企业的产出或销售。GDP由右边这些因素决定,A是经济技术水平,K是资本存量,L是劳动存量。β是一个经验参数,有一个很好的解释——β是资本收入占国民收入的比重。
 
现在中国已经是世界第......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16日 14:09

产业何需政策

此文为许小年2007年7月旧文。
 
经济学中讨论最少而又在实践中最多见的,当属产业政策。检索新旧经济学文献,鲜有关于产业政策的理论研究,而在现实经济中,却处处碰到产业政策名义下的行政干预。
 
从经济学理论可知,仅当外部效应、自然垄断、公共品或信息不对称造成市场失灵时,政府干预才有可能(而不是必然能够)补充市场之不足,改进资源配置的效 率。尽管与所有这些导致市场失灵的因素都不搭界,产业政策的拥护者们还是找到了一些说法——通常是人们习以为常但又经不起推敲的说法,作为产业政策的理论支持。
 
论证产业政策必要性的第......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11日 09:30

系好“两带” 做好创新

本文为许小年教授在2016“BMW·道农杯”中国企业家高尔夫联赛总决赛上的演讲,以下为演讲全文:
 
外部风险并不大
 
现在大家对美国的政治、对美联储的利率政策过度关注,其实没有那么大的风险。
 
特朗普是商人、企业家,他知道应该做什么能搞好美国经济,只有搞好经济,他才可以再次当选。第二,美国的制度下不大可能出现希特勒那样的人,经过几百年的制度演化,对权力的制衡现在已相当完善。特朗普就是想胡来也干不成,国会制约他,媒体制约他,方方面面都在制约他。第三,特朗普上台后的经济政策对中国会有影响,为了兑现竞选承诺,......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28日 09:33

中国经济和企业的出路在哪里

中国经济为什么呈L型增长趋势?
 
人民日报曾发文称中国经济未来的发展趋势是“L”型——它有别于V型,即下落之后迅速反弹;也不同于U型,即增速降低后在底部停留一段时间再重新回到上升轨道。这点我是完全赞成的。
 
至于为什么中国经济会呈现L型,可以用经济学中一个常用的生产函数公式来分析。按照这个分析框架,经济的增长或企业的发展可以分为两类:
 
一类是数量型增长,即依靠资本和劳动的投入来增加产出、产值;
 
另一类是效率型增长,即依靠技术水平的提高来推动GDP增长和企业扩张。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22日 09:34

当务之急是先做好工业2.0和3.0

当务之急是先做好工业2.0和3.0
弯道是不可以超车的,弯道要减速而不能加速。所谓的弯道超车、跨越式发展,都是似是而非的说法。
 
最近一段时间,媒体报道和政府文告上出现很多新名词,如工业4.0、大数据、互联网、物联网、智能化、云计算等等,各种各样的“风”吹来吹去,大家也许有一点迷失方向,不知道自己的企业这样做对不对,是否应该跟上新的发展趋势。
 
实际上,你才是经营企业的专家,官员和媒体是外行。这些说法之所以会对你产生影响,是因为你没有运用理性去进行独立的研究和分析。
 
以现在流行的工业4.0为例,工业4.0是从德国开始讲起,逐渐传到中国,变成了&......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19日 17:02

大炼钢铁和全民炒股(旧文)

1959 年大炼钢铁的场景,至今历历在目。笔者那时还是个不懂事的孩子,跟着大人们到处找废铁,从家里的旧铁锅,到院墙栅栏的残片,悉数搜来,投入砖头泥石搭建的 土高炉中。开炉出铁时,敲锣打鼓,热闹非凡。定睛看去,一团黑紫色渣滓摊卧坑中。“这就是铁!”,不知谁高喊一声,锣鼓声又起,众人抬着自炼的铁,欢欢喜 喜报功去了。
 
当年大炼钢铁是要超英赶美,结果与发达国家的差距不但没有缩小,反而越来越大。1960年,我国的GDP下降了0.3%,1961年再降27.3%。我国的GDP于2005年超过了英国,这是拜改革开放之赐,而不是群众运动的成果。
 
经济建设不能搞群众运动,因......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07日 15:19

奥地利学派的当代意义

【按】近日,“2016年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年会”在北京举行,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教授许小年出席年会并发表主旨演讲。以下为演讲实录:
 
感谢兴元、寿龙专门为我安排时间,讲完了还要赶回去参加学校毕业典礼。
 
我今天讲的是最近一段时间对主流经济学一些思考,对于主流经济学的反思,使我从新古典逐渐转向了奥地利学派的一些思想,我总体的感觉是奥地利学派他们对于市场经济的运作有着更为深刻的理解,比主流经济学有更深刻的理解,这种更为深刻的理解我个人的观察,一个是因为他们更加贴近市场,既是福也是祸,他们没有用数据工具,为什么是祸等会儿我还会讲到。
阅读全文>>
2016年11月28日 16:32

为什么要“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

1929年纽约股市崩盘,无数家庭的积蓄被一扫而光,美国人千夫所指,自然是作恶多端的华尔街,“看那些没有良心的金融大亨!” 惊恐的德国白领则将矛头对准政治上永远不会错的犹太奸商。2008年没有什么不同,金融危机中遭受重创的中产阶级再次占据道德高地,为自己过去的无知与疯狂寻找理性的辩解。总统和议员们假装义愤填膺,抚慰假装无辜受伤的子民,修改游戏规则,用税收的钞票换取他们的选票。
 
剧本和角色都没有变,只是换了舞台和演员,还有为他们敲边鼓的乐队。大戏的精彩不在动情的演出,而在戏说的科学画皮。
 
皮凯蒂拿出长达一个多世纪、涵盖几十个国家的数据,......
阅读全文>>
2016年11月16日 13:30

国企高管缺乏创新动力

【按】第二届“中国制造2025高峰论坛暨中国制造十佳品质评选颁奖盛典”2016年11月13日在北京举行,许小年出席并发言。以下为演讲全文:
 
大家下午好!非常高兴能有机会到这里跟大家做一个关于中国制造交流。最近我也考察了一些制造业的企业,在下面做一些调研,今天讲的一些意见和我的看法都是这些调研之后的结果。
 
制造业困境
 
总体上来讲,我觉得中国制造业经过改革开放近四十年的发展,现在已经形成了配套比较完整、门类比较齐全的一个体系。这个体系应该说是具有一定的国际竞争力,我们的综合加工制造和配套能力,可以和......
阅读全文>>
2016年11月15日 14:18

医疗行业中的市场与政府

文章为2007年旧文。
 
乍听到“医疗的市场化改革过了头”的说法,不免诧异。将老百姓的看病难归咎于市场,提出重回政府主导的道路,更是令人费解。市场配置资源的效率比政府高,这是一条经济学的基本原理,我国近三十年的市场化改革成就也令人信服地证明了这一点。如果市场可以很好地解决柴米油盐的供给问题,不知为何到医疗行业中就不灵了,阿司匹林和大米究竟有什么不同,非要政府来主导?
 
食品与医疗均为关系民生的大事,从数量上看,食品的重要性远大于医疗。2006年食品占城镇家庭开支的36%,药品及医疗服务只占7%。医疗和食品都有很强的需求刚性,价格高也罢低也罢......
阅读全文>>